凤印姜婉-姜婉祁瑛凤印在线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库 > 重生小说 > 凤印

凤印

凤印

10.0

手机阅读

来源:若初文学网

作者:番茄荔枝饭

时间:2019-11-04 09:14

评语:晋元三年,大晋权倾朝野的姜皇后殁了。

正在火热连载的小说《凤印》,是作家番茄荔枝饭创作的一部古言重生小说,姜婉祁瑛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。该书讲述了:她是战场上不败的战神,也是深宫不受宠的皇后。皇后殁了,和亲公主醒来了,两世命运,终究不肯安息。

开元棋牌游戏漏洞_开元棋牌ios_开元棋牌假不假节选:

琼林宫烛火稀薄,阴沉沉的夜里,迎来了一场大雨。

瓢泼雨声肆虐,微光摇曳中,慵懒的白烟从金鼎熏炉里袅袅升起。

秋末左右内府就送来了暖炉,内室总是暖暖的,外边的宫人们正在分几个滚烫的紫薯吃,静月捧了半个进来,烫的换手摸耳朵,笑着道:“娘娘,九仙的紫薯,您尝尝?”

姜婉靠着矮几,正耐心的将碗中鱼刺一一挑去,静月捧到面前的紫薯冒着热气,她笑着倾听,却没抬眼帘。

“还热着,送去金池殿吧。”

最后一根细小的鱼刺挑出,姜婉合上瓷盖,递给静月。

她眼里平静无波,淡淡的一眼,惹得静月喉管发紧。

但静月还是笑着接了姜婉的东西,福身退出门外的时候,才指尖发白的握紧了手中的玉碗,将紫薯塞到旁人手里,迎着夜里的凌冽寒风,朝着金池殿去了。

在殿外站到手脚发木,等来了意料之中的回答。

“皇上实在无空,姑姑请回吧。”

静月抱紧了已经吹得透心凉的玉碗,深深望向隔着长廊高梯的宫殿,被催促了两次后,才不得不离开返回。

怕姜婉伤心,静月悄悄把鱼汤倒了,碗藏到了墙角草丛深处,重新进殿的时候又换上了笑脸,神采飞扬的搓了搓手。

“怎么去那么久?”

姜婉此时已经坐在了里间的梳妆台前,她换了一身自己最喜欢的青绿色蝶绕百花的八仙裙,转脸招了招手,让静月替她梳个九仙从前时兴的发髻。

“奴婢静等了会儿,皇上喝过,觉得很好。”静月替她梳头绾发,不愿意扰了姜婉难得的兴致。

帝后恩爱,羡煞世人。

好像已经是上辈子那么久远的事了。

如今连一碗汤,都送不进金池殿。

姜婉没有揭穿静月的谎言,挂上耳环后她起身转了个圈,静月仿佛又瞧见了飒爽英姿的战神将军。

她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。

“娘娘美极了。”静月由衷的夸赞一句。

她是九仙最耀眼的明珠,是美冠南淮的卓卓佳人。

她是南淮不败的战神。

也是深宫里格格不入的皇后。

却唯独不再是他的知心人。

姜婉因为静月的话站定了身,她说想自己待会儿,今晚不必伺候床铺了。

见她心情不错,静月也没有多问,后行两步,转身退下了。

房间里只剩了她一个人。

姜婉侧身看向镜子里面的自己,觉得有些陌生。

烛光照得屋子里面一片暖和的橙色,姜婉打量这间屋子,也觉得陌生。

她的目光最后停留在摆放在桌上的信件上。

姜婉垂眸笑了笑,即便到了这一步,她依旧还是完成了与他的道别。

她没有什么心愿,虽然他们走到最后是这样一个遗憾的结果,她依旧盼着好聚好散,走得潇洒一点。

姜婉走到床边,按下暗格的开关,床尾挂着的画卷后,四方的格子里放着她的佩剑。

她曾真心相信,自己与他能如梁上飞燕,岁岁相见。

可她是个好将军,是个好皇后。

却终究不是个好女人,不是个好母亲。

她盼着能与瑛郎白头偕老,盼着他们携手幸福的人生。

只是没有做到。

将死之际,姜婉轻轻抚摸过这把跟着自己戎马半生的长剑,她最后想带走的,也只有这个,纯粹干净属于她的荣光罢了。

暗格里还有一瓶毒药,是她精挑细选找的最好的。

不会那么痛苦,死后也不会那么丑。

躺下来的时候,姜婉环抱着长剑在胸口,闭上眼的时候,终于释怀的笑了。

还爱么?

不爱了。

.

皇后的死讯传到金池殿的时候,长忠连滚带爬的摔进来,头碰在地上,响得清脆。

祁瑛手上批折子的动作顿了一下。

随后嗤笑,又搞什么把戏?

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手指轻微的颤抖。

事情是静月最先发现的,她捧着玉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屋里的烛光燃着久久未灭,静月认定姜婉未睡,本想借着暖炉添碳的理由进去看看,结果拍门无人应。

等到闯进来的时候,姜婉早已经没了气息。

屋子里面的暖炉已经全都撤走了,琼林宫跪了一片的宫人,早就已经哭开,凌冽的寒风肆虐,吹得窗帘汹涌的起伏摆动。

只有烛光,依旧明亮。

这间里屋,他来过无数次,姜婉躺的那张床,他也躺过无数次。

因为死亡的时间很短,她的脸还栩栩如生,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。

祁瑛面容冷毅的走过去,他伸手拽她,想像平时一样让她别闹了,快起来,握住的时候,她的手已经微凉。

他看着她,用尽全力握紧她的手,漫长的沉默时间流逝,他的掌心温暖不了她,这具身体愈发冰凉,他终于承认,这个陪他走过黑暗峥嵘,也陪他见证荣光奇迹的女人,真的死了。

“皇后。。找过朕么?”

他开口询问。

没有人应声,良久之后,静月才挪动膝盖,倔强怨恨的眼神藏在匍匐的身下,忍住了颤抖,大声道:“娘娘给皇上送过鱼汤,奴婢亲自送去的,未能入殿。”

她差人来过。

祁瑛这般坐着,崩得像弦一样紧的背脊没有片刻的松缓。

很久之后他才将姜婉的手重新放回到原处,她抱着自己的长剑,是笑着走的。

他起身在屋子里四处走,好像要去寻找她临走前究竟都在想什么,最后视线落在了书桌上随意折起来的信纸上。

因为风吹的厉害的缘故,信纸在桌上摇摇欲坠,能看见里面的墨迹。

祁瑛伸手去拿,险险错过,第二次拽紧了,心尖都在发抖。

他打开信纸,怕她一言不留的走,她真留了字,又怕她永不肯原谅自己。

信面特别干净,无怨无恨,亦无爱无求。

她带走了所有。

留下的最后一句话:

“瑛郎安。”

展开内容+
  • 凤印 截图1
  • 凤印 截图2
  • 凤印 截图3
close

关于我们 | 广告合作 | 商务合作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? 2010-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湘ICP备16012904号-2